卿本

腐男未弯一枚,期待漂亮小姐姐,或是小哥哥(……emmmmm)将本人掰弯

我的弟弟怎么可以这么可爱(一)(忒纽甜文+ggad+皮嗅)

“brother……”

“brother~你别…你别这么着急……”

"喂!Thesues你、你不许撕我衣服!"

"Thesues!!!"

魔法部首席奥罗的房间里,一个声音一直在悲恸而不屈地吼叫着。

Newt终于忍不住了,拼劲平生气力将保命的动物箱子抵在了胸口,完美地分隔开了两人的距离。

"没事吧,my dear brother?"

一句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关心,一如他们之间的每一个拥抱和亲吻。

某人不情不愿地收回自己卡在弟弟两腿间的膝盖,微笑着低头。

先是看了看胸口处硬邦邦、冷冰冰的木箱,又将灼热的目光缓缓移向了怀中人"犹抱琵琶半遮面"的白皙胸膛。

盯了一阵,还嫌不够似的,一双手随着目光开始向下试探着——瘦弱得略有突起的肋痕,柔软颤抖的小腹,还有……

喉头上下滚动片刻,Thesues炙热的目光与Newt直面相迎,夹着一丝强压冲动,询问征求的意味。

短暂的静默,Newt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

轻轻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:"我……没事……唔……开始吧……"

虔诚如同供侍神明般,Thesues叼住了弟弟青草香气的唇瓣,一寸寸向下吻去……

等等,青草香气?察觉到有些不对劲,首席奥罗的直觉告诉他,有什么可怕的事即将发生——

——虽说我弟弟他天天不好好学魔法,在麻瓜的野地里鬼混,有草味是应该的……可……可这草味里还夹杂着一股难以名状的香浓和诡异……这不会……不会是…………

"pick……pick……"一个微弱而又顽强的声音在近乎窒息的环境中叫喊着。

"Pickett!!!"Newt的声音颤抖而绝望:"快下去!下去!别揪我的下巴!……也别揪头发!!"

一个孤苦伶仃的绿色小身影,从兄弟两人方才唇齿缠绵的夹缝间艰难地挣了出来。

皮克头上的一片叶子已被撕破,正垂头丧气耷拉在肩上——从嗅嗅满世界追着自己跑的噩梦中惊醒,

发现梦里嗅嗅那快将他勒死的怀抱……竟是……竟是!!!

"行,我看错你了。"皮克默默用落寞的眼神给了主人一记耳光:

"行,行,行——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去吧,真是……枉我还以为……还以为……"

"我真的、真的是被强迫的的啊!"来自Newt眼神的疯狂暗示,以及上方哥哥"温柔而又宽宏大量"的目光。

"我还爱tina的!真的皮哥你相信我!我还爱她!不要多想!"

皮克明显无比疑惑地歪了歪头:"关tina什么事?主人你都柜成这副鬼样子了……你觉得tina还有什么关系吗?!"

"那是……?"

"呵,男人……往我还以为你喜欢的是校长…………"

"校长?呃…校长嘛……还好吧…………嗯?!校长?!!!"Newt终于从混混厄厄中被雷醒了:

"那这又关校长什么事啊?还有!什么叫做我都柜成这幅鬼样子了?!

"难道你没喜欢过校长吗?你没喜欢过的话,又为什么要在人家小夫妻两口吵架的中途横插一脚?

还怂恿我偷人家结婚证、拐骗人家的孩子……(emm)真是……可怕的男人!"

皮克以一种饱经世事,看破红尘的眼神看他,头向下垂的角度无比忧伤。

Newt开始思考,自己等会把皮克从哥哥地下室的垃圾车里捡出来的必要性——其实不捡也是没什么关系的是吧?

……嗯,应该是的。

评论(1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