卿本

腐男未弯一枚,期待漂亮小姐姐,或是小哥哥(……emmmmm)将本人掰弯

神器动物*忒修斯的小心思(甜文自戏)(文笔渣)

        他听见火中似乎有人在喊他:“Run!go away!"

        混混沌沌的梦使他额前滚落下大滴汗珠,眼角泛红。

        坐在床边的纽特有些担忧地望向倚在门口的校长,想说什么,却又被一个名字哽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 "Lita!”床上人呢喃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看着梦中那人影被冰蓝色的火舌剥蚀成了一层浅浅的铭黄,他想勇敢果决地冲入火焰中,像一个骄傲的傲罗一样,可倏地,像是有一双手紧紧攥住了他的腕搏,将他死死地拉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Brother! Thesues!!!",倔强而有惶恐的声音,熟悉如斯:“she has been already  dead! we can't save her! don't  waste  your life!!"

        他听不清那人在说什么,只觉得那人的声音使他想放弃一切———火中的女子、身为傲罗的尊严。他猛然回头去看那人的脸,可那人的身形摇曳不定,时而是成年男子,时而却是小小孩提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is you!you are...you are..."他一时间记不起孩子的姓名,只是那孩子似乎总跪坐在记忆深处,将头深深埋在两膝间,一边哭一边叫着他的名字———‘brother ’ ,好像是走失在黑夜里的小兽,一心等待着唯一那个会领他回家的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床上人在昏蒙的记忆中开始下意识呼唤心底最深处的孩子,孩子有着羞怯的双眼、青涩的脸庞、凉凉的额头。随着一波比一波急灼的低唤,纽特的脸色从苍白转成了通红,校长在门口笑得依旧慈爱,却笑得是纽特根本无法直视———莫名的羞怯与不知所措,纽特感觉即使是在Tina与他表白时也从未有过这样的悸动。

          "Thesues!!"纽特不觉有些佯怒地喊了一声,也不顾吵醒不吵醒床上病人了,强行终止了一声声的念叨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自晨光中醒来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与他相似的眸子,戴着深深地黑晕,两颊不知为何而晕红,竟让他不自觉想倾起身去吻那人的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 "what's wrong  with you !!"只听那人生气的喊到,他这才意识到这是他的弟弟、他的至亲,纽特*斯卡曼德。

         "I...I...I'm sorry...I'm ...really sorry..."他低下头支支吾吾地道歉道。他知道弟弟一向不惯于他的作风,不论是在工作魔法上,还是在生活中。

         校长似乎是终于看完了好戏,敲了敲门,示意两人转移注意力放在"正经事”上。阳光正好,微风吹拂着纽特的头发,他竟有一瞬觉得弟弟很美,又转瞬狠狠揪住这想法的尾巴踩了好几脚———我这是被Lita的死打击太大了么?!他有点崩溃,却意外地十分平静释然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Newt?"

          "Emm?"

          "Newt.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"Emm?"

           "Newt......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