卿本

腐男未弯一枚,期待漂亮小姐姐,或是小哥哥(……emmmmm)将本人掰弯

ABO国娱语c群宣

国娱ABO语c群群宣


宣管理员,宣群成员一块来玩。


任何国娱皮均可,开性转,可随意撩无对皮的小可爱,国际拉郎什么的一律皆可,但不开自设谢谢。


皮可重三,现空皮极多极多。。。


人多点后每晚都可开kg或赌博连麦什么的。


只要不起骂仗,不过分,那啥都好说。


发黄豆三次以上罚怀孕或堕胎戏(这真不怪我)


许愿墙在此:


白宇许愿张若昀,许愿杨蓉小姐姐和高雨儿小姐姐来一块嗨起


朱一龙许愿何老师,并且小白许愿什么他就许愿什么。。。咳咳


尹正许愿晓明哥一块搭鬓边不是海棠红


R1SE张颜齐许愿周震南和一。。。咳咳,一窝余宗遥


X玖郭子凡许愿谷嘉诚和伍嘉成来一块玩


最后王一博小朋友许愿见到战哥(开玩笑的),孤寡靳东老师许愿世界和平,谢谢。


孤寡群主在线恭候您大驾光临~


欧美娱国娱ABO群群宣

群号693985315

群内急求一朱一龙,一魏大勋,等。

国娱欧美娱皆可,空皮无数,欢迎来玩。

禁黄颜皮苏,谢谢配合。

群主NPC孤寡老人欢迎来陪!

国娱ABO语C群宣,求管理员

群号:693985315


空皮无数,现群内只有一两个人形单影只。。。


求一个吃博君一肖的王一博


   禁苏娘黄颜,


不禁图,但不可过三,刷图者第一次罚戏100+,第二次翻倍,第三次飞机票走好不送,


玩梗适度,否则可能会引发公愤,


公主病玻璃心自觉离开,引起骂仗概不负责,


开物拟,自设发戏群相册,


不禁赌博,想玩什么随时可以走起,


不禁半白,不懂可以问,但如果我们跟你好好讲话还摆架子的,请你好自为之,


小白请自觉翻阅洗白手册,


皮表格式:


(团名)-姓名-ABO-信息素


改皮自戏从每个月第二次开始,第二次100+,第三次翻倍,


戏公屏小窗皆可,


谢谢配合,玩得开心就好。


来的前六个作管理,谢谢,看在群主可怜的份上陪一陪孤寡老人叭~


ABO国娱语C群宣,求管理员、群成员一块玩

   群号:693985315

空皮无数,现群内只有一两个人形单影只。。。

求一个吃博君一肖的王一博

   禁苏娘黄颜,

不禁图,但不可过三,刷图者第一次罚戏100+,第二次翻倍,第三次飞机票走好不送,

玩梗适度,否则可能会引发公愤,

公主病玻璃心自觉离开,引起骂仗概不负责,

开物拟,自设发戏群相册,

不禁赌博,想玩什么随时可以走起,

不禁半白,不懂可以问,但如果我们跟你好好讲话还摆架子的,请你好自为之,

小白请自觉翻阅洗白手册,

皮表格式:

(团名)-姓名-ABO-信息素

改皮自戏从每个月第二次开始,第二次100+,第三次翻倍,

戏公屏小窗皆可,

谢谢配合,玩得开心就好。

来的前六个作管理,谢谢,看在群主可怜的份上陪一陪孤寡老人叭~

[拔叔]  之   我爱学习学习爱我

胡乱p的【小声】。。。

突然闯入傻白甜少女potter

我的弟弟怎么可以这么可爱(一)(忒纽甜文+ggad+皮嗅)

“brother……”

“brother~你别…你别这么着急……”

"喂!Thesues你、你不许撕我衣服!"

"Thesues!!!"

魔法部首席奥罗的房间里,一个声音一直在悲恸而不屈地吼叫着。

Newt终于忍不住了,拼劲平生气力将保命的动物箱子抵在了胸口,完美地分隔开了两人的距离。

"没事吧,my dear brother?"

一句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关心,一如他们之间的每一个拥抱和亲吻。

某人不情不愿地收回自己卡在弟弟两腿间的膝盖,微笑着低头。

先是看了看胸口处硬邦邦、冷冰冰的木箱,又将灼热的目光缓缓移向了怀中人"犹抱琵琶半遮面"的白皙胸膛。

盯了一阵,还嫌不够似的,一双手随着目光开始向下试探着——瘦弱得略有突起的肋痕,柔软颤抖的小腹,还有……

喉头上下滚动片刻,Thesues炙热的目光与Newt直面相迎,夹着一丝强压冲动,询问征求的意味。

短暂的静默,Newt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

轻轻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:"我……没事……唔……开始吧……"

虔诚如同供侍神明般,Thesues叼住了弟弟青草香气的唇瓣,一寸寸向下吻去……

等等,青草香气?察觉到有些不对劲,首席奥罗的直觉告诉他,有什么可怕的事即将发生——

——虽说我弟弟他天天不好好学魔法,在麻瓜的野地里鬼混,有草味是应该的……可……可这草味里还夹杂着一股难以名状的香浓和诡异……这不会……不会是…………

"pick……pick……"一个微弱而又顽强的声音在近乎窒息的环境中叫喊着。

"Pickett!!!"Newt的声音颤抖而绝望:"快下去!下去!别揪我的下巴!……也别揪头发!!"

一个孤苦伶仃的绿色小身影,从兄弟两人方才唇齿缠绵的夹缝间艰难地挣了出来。

皮克头上的一片叶子已被撕破,正垂头丧气耷拉在肩上——从嗅嗅满世界追着自己跑的噩梦中惊醒,

发现梦里嗅嗅那快将他勒死的怀抱……竟是……竟是!!!

"行,我看错你了。"皮克默默用落寞的眼神给了主人一记耳光:

"行,行,行——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去吧,真是……枉我还以为……还以为……"

"我真的、真的是被强迫的的啊!"来自Newt眼神的疯狂暗示,以及上方哥哥"温柔而又宽宏大量"的目光。

"我还爱tina的!真的皮哥你相信我!我还爱她!不要多想!"

皮克明显无比疑惑地歪了歪头:"关tina什么事?主人你都柜成这副鬼样子了……你觉得tina还有什么关系吗?!"

"那是……?"

"呵,男人……往我还以为你喜欢的是校长…………"

"校长?呃…校长嘛……还好吧…………嗯?!校长?!!!"Newt终于从混混厄厄中被雷醒了:

"那这又关校长什么事啊?还有!什么叫做我都柜成这幅鬼样子了?!

"难道你没喜欢过校长吗?你没喜欢过的话,又为什么要在人家小夫妻两口吵架的中途横插一脚?

还怂恿我偷人家结婚证、拐骗人家的孩子……(emm)真是……可怕的男人!"

皮克以一种饱经世事,看破红尘的眼神看他,头向下垂的角度无比忧伤。

Newt开始思考,自己等会把皮克从哥哥地下室的垃圾车里捡出来的必要性——其实不捡也是没什么关系的是吧?

……嗯,应该是的。

神器动物*忒修斯的小心思(甜文自戏)(文笔渣)

        他听见火中似乎有人在喊他:“Run!go away!"

        混混沌沌的梦使他额前滚落下大滴汗珠,眼角泛红。

        坐在床边的纽特有些担忧地望向倚在门口的校长,想说什么,却又被一个名字哽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 "Lita!”床上人呢喃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看着梦中那人影被冰蓝色的火舌剥蚀成了一层浅浅的铭黄,他想勇敢果决地冲入火焰中,像一个骄傲的傲罗一样,可倏地,像是有一双手紧紧攥住了他的腕搏,将他死死地拉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Brother! Thesues!!!",倔强而有惶恐的声音,熟悉如斯:“she has been already  dead! we can't save her! don't  waste  your life!!"

        他听不清那人在说什么,只觉得那人的声音使他想放弃一切———火中的女子、身为傲罗的尊严。他猛然回头去看那人的脸,可那人的身形摇曳不定,时而是成年男子,时而却是小小孩提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is you!you are...you are..."他一时间记不起孩子的姓名,只是那孩子似乎总跪坐在记忆深处,将头深深埋在两膝间,一边哭一边叫着他的名字———‘brother ’ ,好像是走失在黑夜里的小兽,一心等待着唯一那个会领他回家的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床上人在昏蒙的记忆中开始下意识呼唤心底最深处的孩子,孩子有着羞怯的双眼、青涩的脸庞、凉凉的额头。随着一波比一波急灼的低唤,纽特的脸色从苍白转成了通红,校长在门口笑得依旧慈爱,却笑得是纽特根本无法直视———莫名的羞怯与不知所措,纽特感觉即使是在Tina与他表白时也从未有过这样的悸动。

          "Thesues!!"纽特不觉有些佯怒地喊了一声,也不顾吵醒不吵醒床上病人了,强行终止了一声声的念叨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自晨光中醒来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与他相似的眸子,戴着深深地黑晕,两颊不知为何而晕红,竟让他不自觉想倾起身去吻那人的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 "what's wrong  with you !!"只听那人生气的喊到,他这才意识到这是他的弟弟、他的至亲,纽特*斯卡曼德。

         "I...I...I'm sorry...I'm ...really sorry..."他低下头支支吾吾地道歉道。他知道弟弟一向不惯于他的作风,不论是在工作魔法上,还是在生活中。

         校长似乎是终于看完了好戏,敲了敲门,示意两人转移注意力放在"正经事”上。阳光正好,微风吹拂着纽特的头发,他竟有一瞬觉得弟弟很美,又转瞬狠狠揪住这想法的尾巴踩了好几脚———我这是被Lita的死打击太大了么?!他有点崩溃,却意外地十分平静释然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Newt?"

          "Emm?"

          "Newt.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"Emm?"

           "Newt......